美国网评:学者观点“人工智能会招致资本主义的终结”

2018-05-07 10:34:59  阅读次数:

冯象为清华大学法学教授,是中国最杰出的法学学者之一。他在4月于北京的伯格鲁伦研究所中国中心关于人工智能的发言中如是说。

北京报道 — 如今,社会经济体制面临的最重大挑战便是人工智能的到来。如果人工智能依然由市场力量所控制,它将不可阻挡地造成由数据亿万富翁变身而来的超级富有的寡头,他们收割着取代了人力的机器人所创造的财富,紧接着的将是大量失业。

但中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能对此提供解放方案。如果人工智能经由大数据分析理性地分配资源,且在公平分配它所创造的财富时,健康的回馈循环能替代“看不见的手”本身的缺陷,那么一种真正能够运转的计划经济最终将能够达成。

人工智能越朝着能渗透进生活每个角落的通用技术方向进展,允许它被掌控在私人手中服务于少数人的利益而不是大多数就越显得不合理。压倒一切的是,不可避免的大量失业以及对于社会总福利的要求,将推动人工智能社会化或国有化的想法。

马克思的名言“各尽所能,按需分配”需要针对21世纪的情况做一次更新:“人工智能经济无力向所有人提供工作机会和最低生活工资,按需分配”。

就算还处在早期阶段,这种资本主义会以某种方式优先考虑社会福利的想法已被证明是童话故事。Google和苹果公司的亿万富翁们为了避税把公司获利存在离岸避风港,很难说是履行社会责任的模范。围绕着Facebook商业模型不断发酵中的、将盈利能力置于公民责任之上的丑闻,是在数字资本主义中,又一个私人公司以社会中其他人为代价去追求自身利益的例子。

一旦技术性失业开始提速,人们很容易就能看清楚来龙去脉。机器人拥有者会说,“我们是对我们的股东负责”。“我们可不是一个职业介绍所或是慈善团体。 ”

这些公司一直能侥幸逃脱它们的社会失责,因为西方的法律制度及其漏洞适应了保护私人财产的需要远胜其他一切。当然了在中国,我们有诸如阿里巴巴和腾讯的大型私营互联网公司。但不同于西方的是,它们受国家监视,且并不认为自己能超越社会管制。

正是人工智能的无处不在会招致市场优势的终结。如果运行不均,如果产业为大多数人创造出就业机会,市场也许会很合理。但要是产业制造出的只有无活可干,因为机器人接手了越来越多的岗位,就没有很好的替代选择了只有让国家介入。因为人工智能入侵了经济和社会生活,所有私营企业和法律有关的争议,会很快变成公共议题。为了维持不断被创新搅浑的社会外在稳定,对私人公司越来越多的监管会变成一种必然。

我把这种历史进程看成是对计划经济迈近了一步。我们所知道的自由放任的资本主义只会走向人工智能寡头的独裁,因为他们拥有的知识产权支配了生产资料而能够去敛聚租金。在全球范围内,很容易想象这种如出笼猛兽般的数字资本主义会导致机器人之间为争夺市场份额而爆发战争,并肯定会灾难性地使自身终结,如同早先历史时期中的帝国主义战争那样。

为社会福祉和安全计,个人和私人公司不应被允许独占任何前沿技术或核心人工智能平台。如同核武器和生化武器,只要它们存在,除了强大且稳定的国家以外,没有别的东西能够确保社会安全。如果不国有化人工智能,我们可能会陷入早期工业化时代的悲惨往事,那些个邪恶的工厂以及在街上乞讨面包皮的小淘气鬼。

共产主义的梦想是消灭雇佣劳动。如果人工智能注定要去服务社会而不是个体资本家,那么它会承诺去这么做,通过把压倒性多数的人从这些苦差事中解放出来,同时创造财富来支撑所有人。

如果由国家控制市场,而不是让数字资本主义控制国家,真正的共产主义抱负将可以达到。而且因为人工智能通过密集的反馈循环处理海量信息,使得管理复杂系统逐渐变得可能。它第一次提供了一种真正的替代市场信号的选择,而后者长期以来为自由放任的意识形态乃至其自带的所有弊病辩护。

从现在开始,中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其目标在于为所有人而不是一小撮为自身利益而动的精英驾驭生产果实,能够为人类发展的新阶段引路。

如果用这种方式恰当地管制,我们就应该庆祝而非恐慌人工智能的到来。如果它在社会的管制之下,它就最终会把劳动者耗费时间和汗水却只肥了位居顶层的人中解放出来。未来的共产主义应该采纳一条新的口号:“全世界的机器人联合起来!”

 

法学学者

 

【以下是评论部份】

你观点中存在的若干假设会严重削弱你的论证。其中,似乎你假设人民共和国的政府在合理化和公平分配人工智能的效益和负担方面,会无私地行止。鉴于其在过去的表现,很难去期待中国政府会遵从现实的这种乌托邦观点。在中国,经济效益几乎不由规则分派:“按需分配”。和其他任何国家一样,政府和商业精英收割了大部分的利润,对于普通人来说这很不幸。

其次,你假设商业上的资本主义在美国是无拘无束的,这点离准确描述现实也很遥远。我们拥有相当多致力于商业监管的机构,而且国会和联邦政府一直都在加强监管并修订律条。在美国,不考虑对社会的整体成本和效益的情况下,商业可是不被放任的。

第三,看起来你考虑了人工智能的利润,却没有可考虑人工智能的发展也会带来成本,在其收割技术带来的利润时,其外部成本一定会由全社会买单。在现实中,没有什么能使所谓的中国“共产主义”政府变成一个追求技术进步和技术卓越经济体的终极状态。只有通过加强民主制度和民主规范,公民才有希望控制并保持技术对所有人的好处,而不止是精英。从这个意义上讲,人们应该希望中国共产党,以其目前的形式,不是人工智能发展无法避免的终极态。

在实现共产主义之前,市场或其他的什么模式都承认贪婪是一个主要动力,有没有人工智能,它都永远不会起作用。

最有意思的是,该主张假设,负责管理国家的政客不会假公济私,能自我监督,还会和其他人过一样的生活。

如果真的信这套,我有个人工智能可以卖给你…

也许这个小丑应该检视下他自己的社会,在那里所有的党内精英呼吸着他们自己的干净空气,同时其他人陷入窒息。这种狗屁文章还是饶了我吧。

在你有力地表达了一种合理关切时,你提出的实质上为专制的解决方案并不是答案。社会主义没有理由不能在民主框架中实施。很明显,当大批人民没有实质收入时,一个经济体或一个社会都无法运转。而美国的最低工资正朝着那个方向而去,因为通货膨胀侵蚀了其价值。势必要放弃一些什么东西,而且会很快。

有些人没有能力意识到,美国是一个非常社会主义的国家。问题是:谁是这种社会主义的主要受益者?

这只是对凯恩斯30年代的《我们后代的经济前景》的旧话重提,向他的中国导师们敬礼吧。

另一个问题是:一旦人工智能造成了广泛的失业,就不会有寻求商品和服务的顾客了。CEO们应该好好想想这一点。

不不不,这个作者真正想要禁绝的,是个体从权利基础中的脱离(读读开源软件的历史就知道了),这也是不让权力被一小部分人掌握的方式。

真有人会相信这种工人-人工智能的乌托邦会在中国产生,或是在任何地方产生?只要贪婪和权力携手并进,因为这在如今的地球上真的到处都是包括中国,在不太久远的将来对于绝大多数人类来说,生活就真的会变得恶心、粗野和短暂,尤其是气候变化的破坏逼出了大量的移民和世界食物链的毁灭。我希望我不会活着看见这一天。

马克思在很久以前就预见到了。马克思说,未来的经济问题并不在于匮乏而在于分配。

马克思的辩证法视资本主义为一种历史阶段,资本和机械的积累会使劳动力过剩,在共产主义之下这是准许的,这其中个体的生产力是无关的,作为结果的过剩能够拿去分配以支持每一个人,把个体从被剥削的劳动力中解放出来,就能去追求可以完成自我实现的人类活动。

但是让我们面对现实吧伙计们:

翻一翻历史我们就会知道将要到来的是什么。

一群超级精英坐拥所有资源而97%的人民一无所有

像野生动物一样被安置进仓库式收容所,并被残酷镇压

法老和犹太人的奴隶

实际上,法老可能会强迫人民徒手建造庙宇,只是为了折磨他们!

有趣的视角。把提高股东价值作为唯一目标的没有灵魂的社团主义,是一条死路。就算在美国,“言论自由”美元现在也被认为是“言论”并受到“保护”,这导致了怪异的自由概念。

哈哈哈,资本主义?!人工智能会找招致人性的终结。想想Facebook。现在试想下是漠不关心的机器在管理Facebook。可别真的是漠不关心的机器。可别是由金属和塑料制成的东西。

这看起来是一种华而不实的主张,说什么社会主义国家能更好地应对人工智能的涌现。这里面没有用任何方式提出过人工智能失控的危险。而且,资本主义国家只须对极富有的人群加税,以处理该作者暗示的收入不平等问题。谁说在休闲活动或手工商品领域不会出现繁荣的市场。人民仍然会有工作并以此谋生,他们只不过会从事于不同的领域。

来源:狐视天下,欢迎分享,(QQ/微信:1040529086)

 

相关阅读:

石油下跌给沙特一记耳光!沙特会比委内瑞拉更惨吗?

如果美国赖账,不再偿还债务的话,会发生什么?

德 国想拿回放在美国的黄金被拒!美国黄金储备可能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