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八卦

三万英尺高空的航线上 选择的还是印度电影

2018-11-05 12:58:54狐视天下

三万英尺的高空,我在不同的国航航班上看完这部印度电影:《巴雷利的巴菲》。

很莫名的名字,中国人根本记不住。

之所以能够续上前情,看完整部电影,不是因为印象深刻,而是因为国航电影库实在没得选择。

从北京到德里,我把全部电影检索了一遍,点开了这个标准的现代印度言情歌舞片,看到十分钟,开始和邻座的美国籍斯里兰卡人聊天,直到下飞机。

回国后,在国内航线上又不得不检索一遍国航电影库,点开最后勉强选择的片子,看了才发现,居然续上了那部根本记不住名字的印度电影。

欢歌热舞里,我终于把它看完了。

《巴雷利的巴菲》的故事挺印度的。

生活在巴雷利的年轻姑娘比蒂因为几次失败的相亲而沮丧不已。一个偶然的机会,她看到一本书《巴雷利的巴菲》,书里的女主人公简直和自己一模一样:不仅性格特点一样,连生活爱好习惯也一样,完全就是照着她写的。

比蒂一心想找到写这本书的作者,与这本书作者的邂逅开启了一段寻找爱情的奇妙旅程。

狗血剧情就此展开,原作者(男一号)找来了基友(男二号)假扮自己,弄巧成拙的是,忠犬的男二号不仅要为出书带来的麻烦为男一擦屁股,还要在女主爱上自己的情况下为男一让位。

寻爱之路充满了印式狗血,有欢笑也有泪水,有传统印度与现代社会的矛盾。

这是一部很典型的印度爱情片,宝莱坞女星的高冷与热情、宝莱坞男星的自恋与忠诚、印度社会中啼笑皆非的各种桥段,让观影过程并不乏味。

电影让人难以记住的原因在于这个莫名的名字:巴雷利的巴菲。

巴雷利其实是印度北方邦的一座城市,地处恒河支流拉姆根加河河畔,是一个家具制造业中心,同时也是周边地区棉花、谷物和糖等农产品的交易中心。

巴雷利历史悠久,历史上该地曾经是古印度十六大国之一——般阇罗的统治中心。

即使如此,少有国人听说过它的名字,如果片名换成诸如 “勒克瑙之花”( 勒克瑙为北方邦首府),就不会那般没有存在感了。

国航电影库里选择的这部印度电影很令人匪夷所思的,除了是2017年上映的新片,很难找到第二个理由了。

这里对比一下同期南航的电影库中的印度电影:2018年印度最受欢迎热门大片《巴霍巴利王2:终结》

2018年印度电影学院奖最佳女主角和最佳男配角获奖片《一个母亲的复仇》

2018年印度电影颁奖典礼最有前途女演员《极限舞王》

这代表性、这推荐度,两者之间顿时云泥之别。

说到飞机上看印度电影,这已经是我看完的第三部了。

上次从北京飞德里,我重温了一遍李安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作为对常驻印度生活的某种预热;在经停伊斯坦布尔前往威尼斯的空中,看的是《奇幻森林》。

两部都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印度电影,但缘起都是印度。仿佛在空中看印度电影,成了某种范式。

冥冥之中,可见印度文化对中国甚至全球文化的影响。

李安在凭借《断背山》和《色戒》功成名就后寻求的突破之路,就是从印度东南部的本地治理开始的。

这里原来是法国殖民地,《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中派成长的取景地就在这里。

法国人于1674年开始占据本地治理,把这个小渔村建设成为一个著名的港口城镇,1954年由印度接管。

正如原著作者杨·马特尔说:“印度是个许多事情都有可能的地方。是个有无穷尽的故事的地方。神奇的故事、现实的故事。印度是故事的宝山。”

标准的美国迪士尼电影《奇幻森林》也有一个“印度芯”。

电影原著改编自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吉卜林同名原作,吉卜林本人就出生在印度。故事的发生地——南亚森林被指就在印度中央邦的萨特普拉国家公园。

从顶级华语导演到美国迪士尼,都要回到印度寻找灵感,难怪三万英尺高空的航线上,一遍又一遍选择的还是印度电影。

回到电影《巴雷利的巴菲》,看完飞机落地广州后,在珠江之畔的香格里拉酒店,顿顿自助餐都有印餐:咖喱羊扒、印度素炒饭、秋葵玛莎拉、印式三文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