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好文分享 > 关于人类祖先与其他原始人种的交配史,我们之前的认识也许错了

网站广告

关于人类祖先与其他原始人种的交配史,我们之前的认识也许错了

 人参与  2018-05-23 23:18:23   分类 : 好文分享  发布:admin

一项新研究表明,早期人类曾跟神秘的丹尼索瓦人进行过两波独立的通婚。

大约4.1万年前,一名年轻女子在西伯利亚阿尔泰山脉高处的一个冰冷洞穴中死亡。2008年,科学家找到了她的一根小指骨。科学家从指骨中提取了女子的DNA,并由此推断出她属于一个此前不为人知的原始人种,科学家根据发现指骨的洞穴,将之命名为丹尼索瓦人。

到目前为止,我们还不知道丹尼索瓦人究竟长什么样子。迄今发现的丹尼索瓦人化石,用一只手就可以全部握下——那根指骨、一个脚趾以及两颗牙齿。

不过,关于这个人种的其他方面,我们知道得并不少。我们知道他们基因组的几乎每一个“字母”,我们知道大约在40万年前,他们与近亲尼安德特人发生了分化,而这两个人种的祖先又是在大约60万年前,与智人发生了分化。我们知道,当我们的祖先走出非洲并扩散到亚洲时,他们与丹尼索瓦人相遇并进行了通婚。我们知道,其结果就是丹尼索瓦人的DNA仍然留存在一些亚洲人和美拉尼西亚人的身上。现代的中国藏族人能够适应高海拔生存环境,正是丹尼索瓦人传下来的一个基因所致。

现在,得益于华盛顿大学研究人员莎伦·布朗宁(Sharon Browning)的成果,我们还知道了,丹尼索瓦人的DNA曾通过两波独立的通婚事件进入现代人的基因库。在足迹遍及全球的智人中,曾有两个不同的种群遇上了这些神秘的丹尼索瓦人,并与他们通婚。

布朗宁开发了一种技术,可以对很多现代人种群的基因组进行比较,并找出相对于相邻片段而言异常的DNA片段。这些不同的DNA片段可能遗传自原始人种,比如尼安德特人、丹尼索瓦人,或是其他尚未被发现的人种。然后,布朗宁便可以把这些片段与原始人种的基因组进行比较,从而确定该DNA片段到底源自哪个人种。

在中国人和日本人的基因组中,布朗宁发现了多个跟上述丹尼索瓦女子的基因组密切匹配的片段。但让她感到意外的是,她也发现了明显源自丹尼索瓦人的DNA片段,但它们跟阿尔泰洞穴中那名女子基因组的匹配程度却弱多了。“它们的亲缘关系已经近到让我们能够确信,它们源自丹尼索瓦人,但它们还没有那么近。”布朗宁说。

这表明,现代人遗传了两个独立的丹尼索瓦人种群的DNA。布朗宁认为,当今美拉尼西亚人的祖先在向南亚和马来半岛扩张的过程中,遇到了丹尼索瓦人,两个种群发生了通婚,结果就是,现代美拉尼西亚人的DNA中,有5%源自丹尼索瓦人。

卡劳斯特-古尔本基安基金会陈列的人类进化展板

几乎在同一时期,当今东亚人的祖先在穿越整个大陆时选择了更偏北的路线,结果,他们遇到了另一个丹尼索瓦人种群,也许就在距离那个阿尔泰洞穴不远的地方。再一次,两个种群发生了通婚。再一次,丹尼索瓦人的DNA渗入了现代人的基因组。

不过,相对于美拉尼西亚人而言,这个渗透力度要小得多,当今东亚人遗传的丹尼索瓦人DNA只占他们基因组的0.2%。“也许当时是一大群东亚人跟一小群丹尼索瓦人相遇了。”布朗宁推测道。而且,让事情变得更为复杂的是,一些美拉尼西亚人可能向北迁徙,并与东亚人通婚,从而将两种丹尼索瓦人血统统一到了一个世系当中。

“一旦我再发现一个丹尼索瓦人的洞穴,我觉得我们会看到某种类似于尼安德特人的情况。”布朗宁说。让她感到意外的是,她并没有。现代欧亚人种群的DNA中,大约有2%可以追溯到尼安德特人,而这一遗产似乎是源自现代人与特定尼安德特人种群发生的单一通婚事件,这群尼安德特人的活动范围可能在如今的欧洲地区。

这“在某种程度上有悖于我们当前的认知”,加州大学默塞德分校的艾米莉亚·韦尔塔·桑切斯(Emilia Huerta Sánchez)说。一些科学家认为,有好几个尼安德特人种群向现代人贡献了他们的DNA,这或许能够解释为什么东亚人拥有的尼安德特人DNA要比欧洲人多得多。但布朗宁及其同事却持相反的论调,“而且他们有相当多的证据来支持自己的结论。”韦尔塔·桑切斯说。

这似乎违反了直觉,尤其是考虑到我们已经知道,尼安德特人遍布整个欧亚大陆,而丹尼索瓦人的踪迹仅见于西伯利亚的一个洞穴。不过,这样的图景可能具有迷惑性。科学家对两个尼安德特人种群的基因组进行了测序——一个来自克罗地亚的温迪加洞穴,另一个来自西伯利亚的阿尔泰地区——结果发现,这两个种群之间的基因差异要小于布朗宁在其研究中确认的两个丹尼索瓦人种群之间的差异。

“也许尼安德特人的游牧性更强,不同种群之间经常通婚,而丹尼索瓦人可能就待在一个特定的地方,彼此之间没有通婚。”她说道。

还有一种可能是,丹尼索瓦人的分布范围更广,远不是数量有限的化石证据所表明的那样。“他们的活动范围可能跟亚洲人和巴布亚人存在重叠,因为这些种群曾频繁相遇。”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普利娅·莫尔扎尼(Priya Moorjani)说,“我们只是依靠唯一一个洞穴里的遗传物质来了解丹尼索瓦人,所以,任何新的见解都令人兴奋。”

翻译:何无鱼

校对:其奇

编辑:漫倩

来源:The Atlantic

造就:剧院式的线下演讲平台,发现最有创造力的思想

点击蓝字“了解更多”,获取更多「造就」精彩内容

免责声明:本文是网友投稿,与本网无关。本网所转载的内容,其版权均由原作者和资料提供方所拥有!如因作品版权问题需要处理,请发送邮件到1040529086@qq.com,与我们联络。

本文标签:

<< 上一篇 下一篇 >>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

标签列表

最近发表

    热门文章 | 最新文章 | 随机文章

网站地图 新鲜事 无厘头 无聊图 没品笑话集 妹子图片 好文分享 科学探索

Powered 狐视天下 www.hushiwin.com 版权所有 广告和友链联系QQ:1040529086

蒙ICP备13000975号-1 | 蒙公网安备 150102021506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