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鲜事 > 他们才是食物链顶端的王者 吃掉自己最重要的东西

他们才是食物链顶端的王者 吃掉自己最重要的东西

 人参与  2019-08-10 13:02:05   分类 : 新鲜事  发布:admin

贝尔格里尔斯伴随着一档荒野求生栏目火了,他对食物来者不拒的态度,大口朵颐人们不敢尝试的昆虫的影像深深刺激了广大网友,甚至有人亲热得称呼他为“贝爷”来表示自己的敬仰。粉丝们盛赞他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男人。

其实,早在贝尔出生之前,这些大科学家们为了自己的研究,不惜吃掉自己的研究课题,为了造福人类,敢于吃掉所有难以下咽的昆虫,一个是为了成名,一个是为了造福人类,高下立断!深深觉得这些科学家才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王者!

原来,在科学界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不管你研究什么,都要先吃掉自己的研究对象,这样才能更深刻了解自己的研究对象。

这种福利,对于烹饪专业的专家来说很有意义,但对于研究植物、动物、海洋生物的科学家来说,尤其是研究昆虫的科学家,还是免了吧!

不管你信不信,这些大科学家们真的是用生命来研究啊,他们真的吃掉了自己的研究对象!

1.达尔文

在世界上你永远也找不到达尔文不吃的肉!作为一名无肉不欢的科学家,他总是勇于尝试那些食谱中完全未知的生物。他随时准备着汁液四溢的活吞昆虫之旅。

随着达尔文研究生物范围的扩大,他的食物选项也随之丰富多彩起来,就连喜欢吃腐烂尸体的秃鹫和褐色猫头鹰也不放过。

在剑桥大学教书时,达尔文成立了一个饕餮俱乐部,俱乐部的唯一目的就是研究如何活吃生物,飞禽走兽,人类从未尝试过的生物,他都勇于乐于尝试,而且愿意分享试吃感受。他的研究课题很全面,因此他也吃掉了彪马、鬣蜥、犰狳和巨龟。有一次,他宣称吃到了世界上最好吃的肉,结果证实了这所谓最好的肉其实是一头大型不明哺乳动物身上的一根肉刺。

2.李察瓦塞尔·萨格

如果你想知道蝌蚪是什么味道,如果你向李察瓦塞尔·萨格询问这个问题,他会反问你“哪一种蝌蚪”。瓦塞尔·萨格曾经于1971年写了一篇文章,详细描述了8种小蝌蚪的滋味。他没有把自己的研究课题咽下去,但他确实和一些同学一起品尝过小蝌蚪,他的意见是,对于那些防御能力很弱的物种来说,它们最大的抵抗就是入口很难吃。是的,他是正确的!“没有一种蝌蚪品尝起来是美味可口的!”但最糟糕最难以下咽的蝌蚪是蟾蜍蝌蚪。

3.罗伯特托尔森

地质学家罗伯特托尔森70年代后期在阿拉斯加研究岩石层,他和兄弟们发现一个冰冻的大草原野牛被卡在一块冻土中,经过鉴定,这头野牛大约30000岁,但托尔森很想尝一尝它的味道。他说:“我经常吃牛肉,但从来没见过时代这么久远的僵尸牛肉,它一定是最有见识的肉,我想尝尝看这老肉的滋味如何。”最后,他把牛肉解冻后,就生吃了,他描述了牛肉的味道“像是在吃一条弓弦,质地坚硬,考验牙齿,有一种刺鼻的恶臭。”听起来多么令人愉快啊!

4.娜利尼·纳德卡妮

生态学家娜利尼·纳德卡妮曾经担任巴布亚新几内亚研究天牛的科学家助理。她经常在白天收集甲虫幼虫,然后在夜间组织烧烤。她说自己并不是因为贪吃才吃它们,一方面有规定,另一方面它们长得白白胖胖,口感应该不错。吃过之后,她表示自己吃掉了一堆软骨和脂肪,不怎么好吃,但是蛋白质一定很丰富,吃昆虫确实给自己和昆虫建立了密切的联系,会帮助你更了解这种生物。

5.马克斯西达尔

你知道“水蛭专家”马克斯西达尔吗?他是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的无脊椎动物馆长,在研究水蛭时,老师命令他们吃掉水蛭,但同学们谁也不敢这么做,西达尔也害怕水蛭的吸盘会牢牢吸附在自己的喉咙,会把自己卡死。所以他把水蛭在一杯威士忌中腌制了下,然后在篝火中把它烤得不能动弹,才吃掉水蛭,事后他说水蛭的味道像木炭,太难吃了。

来源:虎视探秘 猎奇天下 http://www.hushinm.com/lqtx/20180606/154794.html

高性能服务器

本文标签:食物链

<< 上一篇 下一篇 >>

精彩推荐

标签列表

最近发表

    热门文章 | 最新文章 | 随机文章

网站地图 新鲜事 无厘头 无聊图 没品笑话集 妹子图片 好文分享 科学探索

Powered 狐视天下 www.hushiwin.com 版权所有 广告和友链联系QQ:1040529086

蒙ICP备13000975号-1 | 蒙公网安备 15010202150630号